生活最新资讯_安全健康信息
当前位置:主页 > W最生活 >刺青化身艺术‧大马纹身师夺3国际奖

刺青化身艺术‧大马纹身师夺3国际奖

刺青化身艺术‧大马纹身师夺3国际奖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8日讯)许多人常把“刺青”视为歹徒或黑道分子的“身份表徵”,但一名26岁刺青师傅却坚持刺青是一种“美的艺术”,因此,他在大学毕业后,不顾家人的反对及亲戚的批评,毅然加入俗称刺青的纹身艺术行业,将刺青文化发扬光大。今年,他带着一名模特儿远赴澳洲参加“2012年悉尼国际纹身展”时,凭着丰富及具创意的设计和配色,以日式风格人体刺青作品打败一众外国参赛高手,一举摘下3项大奖,扬威海外。刺青文化近年来在我国渐渐“抬头”,不再只是年轻人追求叛逆和时尚的玩意儿,而是成了一种艺术品。来自槟城的26岁年轻刺青师傅李梓扬说,他18岁时曾为了追求潮流而在身体各处纹身,过后,他有感刺青属于一门艺术,遂决定投入刺青行业,并在八打灵再也租下一个店面经营刺青业。数年前,他到新加坡参观纹身展后,更萌生到澳洲参赛的念头,没想到最终成功获颁“最佳东方图纹身”、“最佳整体纹身彩色冠军”和“背部纹身亚军”3项大奖,打败来自澳洲、台湾、印尼、日本及菲律宾等国家的竞争对手,令他的事业更上一层楼。不相信获奖不敢上台李梓扬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当主持人宣布他得奖时,他和模特儿都不敢置信会胜出,直至主持人第二次喊他的名字后,他才敢走上台领奖。“能够取得评审青睐的原因是色彩运用和图案设计充满东方味,我花了两年半的时间在模特儿身上绘图和上色,因此,模特儿身上的刺青等于见证了我进步的过程,比如玩颜色方面。由于模特儿偏爱日本风格的刺青,我便从日本动漫画上寻找设计灵感。”他提到,因为他喜欢蓝色,便调配多种不同的蓝,如天空蓝、深蓝和浅蓝等,以作为比赛作品的背景颜色,使到视觉效果变得更丰富。“这幅刺青背后的图案是一名武士和神兽打斗,是我最满意的作品,我还未替这幅刺青图腾取名字。”此外,李梓扬提到,这趟旅程的收获除了得奖外,也启发他对国外艺术价值的看法。“我觉得本地对艺术缺乏积极性,但国外就不同,即使再贵的艺术,只要他们认同就会捨得花钱,感觉倍受尊重。能够和各国刺青师傅切磋,我觉得很荣幸,从中学习到不同的纹身手法。”开店初期生意差天天啃面包正所谓万事起头难,李梓扬大学毕业后在八打灵再也开一间纹身店时,生意不理想,收入在扣除店租和购买器材后,所剩无几,因此当时他可是天天都在啃面包充饑,日子过得非常悽惨兼节俭。“为了实现理想,再苦也是值得。一开始生意的确非常难做,家人和朋友问起时,我都说好,不想让他们担心。由于没有一定的客源,我知道态度很重要,因此一直保持谦虚的态度,让顾客留下好印象,他们也就自然会替你宣传,过后我的生意量才渐渐增多。”当了6年的刺青师傅,李梓扬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,自从生意上了轨道后,他半年前开设一间分店,并布置成峇厘风格,感觉很不一样。“我会根据心情更换不同的风格,因为我觉得纹身时,一定要处在舒适的环境中。”拒继承父业被骂败家子李梓扬有5个兄弟姐妹,他排行最大,因此父母都冀望他将来能继承父亲的建筑原料生意,可是他偏偏对不断重複的买卖生意兴趣缺缺,执意踏入刺青行业,惹来不少亲戚的闲言闲语。在他创业后不久,父亲因病去世,当时亲戚都说应由长子接手生意,但他还是拒绝,结果被骂“败家子”、“没有用”,让他难过至极。他说,中学时爸爸已有意栽培他接手生意,那时每逢学校假期,他都会到店里帮忙,但他从来没想过要继承爸爸的事业。“直至爸爸去世后,由于弟妹还小,我只好吉隆坡、槟城两头忙,回去帮忙处理爸爸生意两个月左右,直到找到接手人。”李梓扬续说,那时为了兼顾爸爸的生意,他的纹身店有好几个礼拜没有营业,但还要付租金,因此为了维持店舖的开销,他在槟城顾店时,也带了一些基本的纹身机器回去做兼职。刺青是艺术也是沟通桥樑李梓扬说,近年来国人开始接受刺青文化,但他却认为,媒体不够深入报导刺青行业,往往在内容方面只是简单的把刺青归类为艺术,但实际上刺青也是沟通的桥樑。“通常刺青的时间都较长,所以师傅会和顾客聊天,目的除了要让顾客放轻鬆外,重要的是从中达到沟通的作用。”他举例,和他一起到澳洲参加纹身比赛的28岁模特儿,原是他的顾客,对方想要提醒自己戒酒,便要求他在手臂刺上“戒”字,结果两人后来渐渐熟络,成了好朋友。“我说要去参加比赛,没想到他答应当我的模特儿,我们各自付费5000令吉到澳洲。”此外,他也说,还有一名生意失败的顾客来找他纹身,两人也是经过沟通后变成朋友。唸美术奠下基础13至18岁的孩子正值青春叛逆期,李梓扬18岁时也曾叛逆,他笑说,当年他会去纹身,是因为看见身边的朋友都有纹身,因此抱着别人有,自己也要有的想法去尝试。不过,他笑称,由于身上越来越多纹身,他已经被妻子“提醒”勿过度夸张。“那时我觉得白皙的皮肤没有任何花纹,不好看,但纹身后,就会变得与众不同。就像带着一样你有,但别人没有的东西,感觉很特别,会格外自信。”后来,他发现刺青本身无好坏之分,而是一种艺术品,从此爱上这个玩意儿。“我很喜欢画画,所以从独中开始就选择美术课,大学唸美术系,奠下我日后朝刺青领域发展的基础。”不逼儿子继承衣钵李梓扬结婚两年多,育有一个儿子,他说,和太太读书时就认识,所以太太一早便接受他这个行业。“为了坚持理想,我用行动向父母证明只要本质不坏,就不会担心交到损友。所以我现在很少结交朋友或应酬,通常只待在家里陪孩子和老婆,不然就赶设计图给顾客。”至于是否期望孩子日后接手刺青生意,他回答说,这要视乎儿子有没有天份与坚持,他不会强迫儿子一定要继承他的衣钵。设3原则不纹舌头脸部李梓扬替顾客纹身,也设下3大原则,即1.不替18岁以下的青少年刺青;2.不做马来顾客的生意;3.不做舌头、脸部等敏感部位的刺青。他说,他限定顾客一定要满18岁,不过,他的顾客年龄大多介于20至30岁以上。“若面对太年轻的顾客要求把纹身纹在衣服遮不住的地方时,我会建议他们最好不要,因为他们还要上班,如果刺青太明显,就会招来同事或老闆的异样眼光,因此,我会叫他们等到成熟的年纪后才来刺青。”不做马来顾客生意他强调,他不想为了钱而影响一个年轻人的前途,所以赚钱是其次。此外,李梓扬提到,马来顾客他也绝对不接,这并非种族歧视,而是宗教关係,若他替马来顾客做了,等于害了对方。还有,为了凸显东方图的视觉效果,他只替顾客在手臂、胸口、背后及腿部刺青,因此,若有顾客要求在舌头及脸部等敏感部位纹身,都会被他拒绝。“人体的腰部和靠近脊椎的部位是最难刺的,因为很敏感。”纹好刺青图须具3条件李梓扬觉得,要纹出一幅好的刺青图必须具备3个条件,分别是手工、有保养的皮肤及颜料,当3种条件都具备时,作品的效果才是满分。不建议忍痛逾5小时“我曾为一名70岁老翁刺青,但因为老翁的皮肤缺乏弹性,所以比较困难,且在下针方面要注意力度。”此外,他提到,他会先与顾客沟通,洽谈作品构思,然后开始构图,大图要花一週时间,小图则需3天,待顾客看了构图后满意了,他才会开始为对方纹上图案。“小图可以一次完成,但我不建议一次过完成大图。虽然说刺青的过程要靠人的意志力克服疼痛,但当人体忍痛的耐力超过5小时后,就会产生疲倦,到时刺痛感将会是双倍。”他提到,每次纹身前,他会提醒顾客,刺青容易,但除掉很难。不过若有顾客要除掉刺青的话,他会叫他们到医院,因医院的设施比较齐全和安全。“在刺青前,我会做好卫生工作,并採用新的器具及消毒。刺青后,顾客需要戒口和在纹身处涂上药膏,直到干皮脱落,否则会因此受到感染而变烂。”‧报导:陈安棋‧2012.05.08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